学生乐园

首页> 学生乐园  >  学生作品 > 正文

狱中花

发布时间:2017-08-11 14:50:37 作者:徐文倩 来源:山东省新泰市第一中学高一(8)班 浏览次数:

星月淡了,徒留寂寞空旷的夜空……无边的孤独,在黑夜中蔓延开来,延伸到远方。深深浅浅的云朵被圈在其中,似乎有着说不尽的苦楚与无奈。夜的世界空荡又安静,远不及白日里的喧闹。从各个囚房中传出来的轻微鼾声,激起我内心的波澜……

“警官,等会儿又有一个孩子要进来,这是她的简历,您看看。”我刚刚安排好狱中的事务,助理就拿着一份简历过来了。我心里“咯噔”一下:“现在的青少年怎么这么多犯法的呢?”拿过简历,上面写着:李晴(化名),女,16岁,因为打架、偷东西被“判进”的。这罪名可不算小啊。我翻开她的照片,照片上的女孩长相清秀,不像其他不良少年那样染着异色的头发,相反,她扎着高高的马尾,看起来非常文静。我疑惑:这样的一个孩子怎么会犯法?

上午十点左右,那个孩子被一个狱警领进门来。她和我预想的一样,很文静,还有些腼腆。我盯着她,思考着种种导致她犯法的原因,可还是没个头绪。她似乎明白我在想什么,羞愧得低下了头。我带着她来到她的房间,让她先休息。

第二天,有人跑来跟我说,李晴不太合群,昨天晚上还偷偷哭了,问她原因,她也不回答,只是不停地说:“我没事,我没事。”她似乎有个心结。我趁着午睡时间来到她的房间,打算与她“交交心”。我问她:“你为什么会打架、偷东西?”她突然哭了:“我不是故意要打她的,她曾是我最好的朋友,可是最近不知道怎么了,她一直故意疏远我,我和她说话她也不理。后来,有人告诉我,她在背地里说了我不少坏话,还让同学们都远离我,我不知道自己因为什么原因惹着她了。因此,我非常生气,就偷走了她要交给老师的100元保险费。之后有一天,我亲耳听到她正在和另一位同学说我的坏话。我压抑不住心里的怒火,才动手打伤了她,令她住了院。我拿她钱的时候,也有人看到了,还告诉了老师。我真的不是故意的,可没人会原谅我。我‘进来’的时候,我妈还说不认我这个女儿了,我以后可怎么办啊……”说到这里,李晴已经泣不成声,我不知道怎么才能安慰她,只得拍拍她的肩膀。突然,我想到了几年前,也有个人和她一样……

不如把“那个人”的故事说给她听。我心生一计,便对她说:“我给你讲个故事吧。”她似乎有些愕然,没有想到我要给她讲故事。我将她拉到床边坐下:“现在你什么都不用说,静静地听着就好了,你知道吗?几年前,也有一个跟你一样的女孩,因为犯了法来到了这里。当时负责她的狱警是个即将退休的爷爷,他待人亲切,性格温和,脸上时常挂着笑容。而那个女孩呢,刚来的时候也是和你一样不爱说话,因此,这位老狱警就经常和她聊天,给她讲一些人生的道理。女孩知道老狱警对自己抱了很大的期望,就在狱中努力学习,希望以后可以成为一名警察。不久后,她服刑期满,出狱后的她并没有忘记老狱警的谆谆教诲,于是她继续刻苦学习,将考上警校作为自己的目标。拿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天,她高兴地来到老狱警家里,却发现,老狱警在一个星期前就离开了人世。为了不影响她的备考,老狱警的家人便没有将这个噩耗告诉女孩,直到她拿到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天……”

“女孩来到老狱警的坟前,哭了。看着老狱警的遗像,她暗自发誓,一定会像老狱警那样,帮助更多的孩子,让他们重获新生。而那个女孩,就是我。”我讲完后,李晴沉默了许久,突然,她抬起头来,眼睛里闪烁着泪光:“老师,我知道了,谢谢您,我一定会像您一样,努力学习,弥补之前的过错。”我笑了:“嗯,你可以的。”

其实,好孩子、坏孩子的界限并没有那么分明。他们都有着各自的背景和经历,就看我们是选择保护他们,还是扼杀他们。这个女孩,就像是一朵被尘世喧嚣所淹没的花,终有一天会花开灿烂,笑对人生……

(本文刊载于《青少年法治教育》中学版2017年第3期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