学生乐园

首页> 学生乐园  >  学生作品 > 正文

偷禁山与开禁山

发布时间:2017-09-29 09:47:50 作者:王君元 来源:江西省瑞金市九堡镇清溪中学初二(4)班 浏览次数:

我们村子后面有一片古木参天、浓荫蔽日的小森林,平时村委会禁止任何人进入里面砍柴、玩火,违者必受严惩,村里人都管它叫“禁山”。专门负责看守“禁山”的护林员是个退伍军人,长得人高马大,办事六亲不认,村里人都管他叫“碉堡”。

有一年春夏之交,我和铁杆小伙伴王平、王新不信“邪”,偷偷进入禁山,盗砍了一担松树枝,结果被“碉堡”一路追赶得死去活来。跑在最前面的王平慌不择路,不小心掉进了一个荒废的墓坑中。落在最后面的王新则被当场捉住,带到了村委会。

我藏在芦棘、丝茅丛中,一直挨到天黑才壮着胆子溜下了山。老爸见我灰头土脸地跑回来,立刻责问我是怎么回事。我只得如实相告,还自鸣得意:“幸亏我跑得快、藏得准,王平、王新那俩小子平时牛皮吹得响,一到关键时刻就了。

谁知我话还没有说完,老爸就大声地批评了我:“你吃了豹子胆,竟 敢‘偷禁山’!”并喝令我立即跟随他去村委会认错受罚。

走进村委会办公室,只见王新正垂头丧气、愁眉苦脸地接受村主任和“碉堡”的“审问”。他一见到我,马上叫道:“你快跑!老子一人做事一人当,并没有出卖你和王平!”我转身就想逃走,却被老爸紧紧地拧着耳朵,动弹不得。

事后,村委会鉴于我认错态度好,又属于主动“投案自首”,决定“从轻发落”,罚我上山补栽五十棵树苗。

转眼到了秋冬交替的时节,有一天,“碉堡”突然敲着铜锣挨家挨户地通知:“开禁山喽,开禁山喽!”于是,全村老少欢天喜地一窝蜂拥上了“禁山”,过了几天,各家各户的屋檐下、禾坪上就都堆满了柴草。

“同样是这座山,同样是打柴草,怎么当初就叫偷禁山,现在又叫开禁山呢?”我百思不得其解,疑惑地问爸爸妈妈。

“你不知道,以前这座山是光秃秃的,一下雨就涨洪水,不下雨就遭旱灾,弄得村子里不是到处黄泥浆,就是黄沙弥漫。”老妈解释说,“多亏了‘碉堡’兄弟,自从他退伍回乡担任护林员后,这座山才渐渐地披上了‘绿装’,村里雨季不沥涝,旱季也不缺水了。”

“你这死脑筋怎么不开窍啊?不是不能砍、不能伐,而是不能滥砍滥伐。”老爸瓮声瓮气地训斥道,“春夏季节,风调雨顺,山上的植物正在萌芽生长期,这时如果大家都跟你们这帮不懂事的小孩子一样,破了规矩,这山离村子这么近,这一草一木还怎么长得起来?而秋冬季节,天干物燥,山上的植物开始枯萎凋零,这时进行适当的间伐,既解决了大家伙儿的烧柴问题,又有利于植物来年的生长,还消除了火灾隐患,不是一举数得吗?”

唉,我终于懂了,来年春天我一定要“将功赎罪”,上山多栽几棵树苗


(本文刊载于《青少年法治教育》中学版第6期)